26军入朝初战失利,司令怒道撤销番号,军长拍桌:这是毛主席定的

浏览:266   发布时间: 09月14日

引言

作为彻底扭转朝鲜战场的长津湖战役,是让参战双方始终不愿提及的痛。在那一场令天地都为之哭泣的战役中,有着“排炮打不动,一定是八纵”之称的传奇部队志愿军26军,却因为多种原因导致了战场失利。

不仅导致了我军损失惨重,还差点被上级怒撤番号,其军长张仁初站出来拍桌硬抗:番号是毛主席定的,没有人有权力能撤!

那么,这场战役的具体情况到底如何,以至于让“一代儒将”宋时轮愤怒至此?传奇的26军,又是否真的被裁撤了番号?

志愿军26军入朝第一战却惨遭失利

1950年11月27日,著名的长津湖战役打响,这是志愿军26军进入朝鲜的第一场战役。其战斗背景及过程分析如下:

对阵双方为

志愿军方面----第9兵团,下辖第20军、第26军和第27军,他们编制采用了“四四制”,每个军人员约5万人,总计:15万人。这都是跟随孟良崮和淮海战场走下来的英雄部队,原华东野战军的绝对主力。第9兵团火速调往朝鲜参战,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担起志愿军的主力突击力量,利用自己的隐蔽优势,通过制定突击的战斗策略,给予美军以重击。

美军方面----第10集团军,这是美军专门为了该场战役特地派出的精英部队,其中下辖了5个师:分别是美军陆战1师和美军第3、7步兵师,以及韩军第1军团,共计10万余人。其中,美军陆战1师则是美海军陆战队中建立时间最长,并且规模也是最大的师级部队,这支战队曾经在二战的诸多战役中取得过辉煌的成果。

战略部署

第9兵团自1950年11月初入朝,他们的目标就是要重创美军第十军。他们选择采取了“迂回切断、包围歼击”的战斗策略,他们不畏艰辛走雪山、踏密林,只为隐秘隐蔽行军。其中,第20军与27军分别派兵驻扎在长津湖西、北两侧,在长津湖等地区布下了口袋阵,由第26军在东侧担任阻击任务。

然而即使是兵力占据优势,但由于后勤补给和远远比不上对手,志愿军的情况一直不容乐观。就在此时,军队司令宋时轮立马拍板决定要集中主要兵力包围敌人。

战役过程

1950年11月27日晚,已进入阵地隐蔽多时的第20军和27军对美7师和陆战1师进行了突袭,美军毫无准备地瞬间截成5段,被分割包围。措手不及的美军在天亮时分,准备突围,企图打通被截断的各部阵地,重新集结。至11月30日,27军集中5个团兵力,动用全部炮火,全歼了这支“战功赫赫”的北极熊团,并缴获其团旗。成就了抗美援朝战场上唯一的一次志愿军全歼美军整团的辉煌战例。

北极熊兵团覆灭后,正处在志愿军20军包围圈中的美军陆战1师和第5、7团为了挣脱开被围歼的命运,全靠着先进的装备和最后的火力,最终在12月1日,侥幸的突破了20军的防线,往下碣隅里方向逃窜。而下碣隅里的重要性不仅仅表现在这是美军南逃的必经之地,更表现为美军的物资补给基地。

这就说明了只要攻占下碣隅里,就能彻底聚歼美陆战1师第5、7团,还能获得志愿军急需的粮弹补给。为此9兵团指挥部早早就下达死命令:一方面让20军咬住敌人,用尽全力去延缓敌人的南逃速度,而在另一方面急通知第26军立即南下,一定要抢在敌人之前攻占下碣隅里。

志愿军战士不仅要在恶劣的环境下生存,还要在美军的层层炮火围攻下存活和坚壁清野的策略下逃出,他们全是靠着意志在战斗。他们唯一的信念便是:坚持、坚持、再坚持,只要坚持到26军赶到,美陆战1师绝无生路。

而美陆战1师在志愿军的层层围剿下,伤亡惨重,3天里只逃出22公里,平均1小时300米。直至12月12日,美军陆战1师和美军第3步兵师狼狈会师后,才接着南撤的步伐。即便如此志愿军依然继续追击,这个时候所有人才明白:美军陆战1师已经无力回天了。

直到此时,这支曾在孟良崮争分夺秒围歼张灵甫和淮海战役追击杜聿明的突击部队,却仍未赶到战场投入战斗。也因此痛失了聚歼美陆战1师绝佳战机,而这最终也成为了26军全体官兵心中抹不去的痛。

战后高级将领总结会追责

在长津湖战役中26军损失1.5万人,而其中有9000人以上属非战斗减员丧生,部队战斗力大受影响,又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对于这样的局面,从兵团首长到志愿军司令部、乃至北京方面显然都是不能接受的。虽说此战我方也取得了胜利,但是可以说打得非常窝囊,因为后勤准备不足,在朝鲜的严寒天气导致我军大量指战员冻死、冻伤,战损比甚至达到了3.7:1,这已经是非常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了。

此战的总指挥便是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在高级将领总结会上总结发言说:第9兵团下辖三个军,分别为20、26、27军,共15万余人。其中,20军、27军都是解放战场上老华东野战军的主力部队,实力出众,安排打主攻;而26军实力相对弱一点,安排为预备队,另外还用以监视美方支援部队的主力。

战役后期我方转入反攻,在20军、27军在严寒之下减员严重的情况下,无法全歼敌人,于是紧急启用预备队,26军能否准时到达战场是全歼美方陆战1师的关键。而26军在接到命令的第三天才到达,未能及时包围住美军,导致敌人大部分成功撤退,我军的战绩成果也是大打折扣。于是就把气全撒在了预备队26军军长张仁初身上,他怒斥张仁初,甚至说要撤掉26军的番号。

可能张仁初本身也没想到,在朝鲜战场第一仗就打得如此窝囊,由于他本人也因打仗勇猛而被称为“张疯子”,这次失败对他而言无疑是最大的羞辱,心里本来就窝着火了,即便只是宋时轮的下级,但是当听到宋时轮这样一说,就忍不住直接回怼了回去:哪能由着你说撤就撤,这个番号可是主席定的!

其实宋时轮自知自己的准备和应变工作都有问题,然而因为实在接受不了自己吃了败仗的事实,没多想就想把责任完全归咎于26军。然而在事后想来,宋时轮明白这是没有什么道理而言的,反而是有推脱自己责任的嫌疑,于是在多年以后,虽然他已步入晚年,却在接受采访时不忘朝长津湖方向弯腰鞠躬,缅怀在此牺牲的战友们!

26军所谓贻误战机真相如何

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司令部对相关人员进行了问责。经调查如下:

首先,如果要单纯来说第9兵团进入朝鲜前没有充分考虑到基本的棉服准备、辎重给养问题,而造成了大多士兵冻死冻伤,这是不公平的。因为在9兵团进入朝鲜前,军队的后勤部门就为他们装备了足够量的棉袄、棉帽和手套,可是在美军的阻扰下,能送到前线的不到四分之一。

长津湖战役发生在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24日,零下30-40摄氏度的严寒里坚持了20多天。那个时候,他们穿的是只是一件薄棉袄。但长津湖的严寒,需要四斤的厚棉袄才能抵御。不仅棉袄稀缺,连手套和耳套也是稀缺物资。因为战士们没有棉手套就会冻伤手,如此一来连枪都开不了;而没有棉鞋就会冻伤脚,别说是打仗了,连路都走不了。

于是为了给士兵增加保暖,部队只好拆掉晚上改的棉被。全军拆除了六成的棉被,这又影响到夜间的休息。除了穿不暖外,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吃不暖。然而为了防空的要求,战士们是不能生火的,无论是饮品还是食物都只能吃冷的。在连续吃了几天生冷后,不少士兵开始了拉肚子。

由于战士们摄入热量不足,又没有足够的物资保暖,只用了短短五天的时间,因为冻伤的士兵人数成倍增加,数目令人心惊。第20军百分之八十的士兵被冻伤,其中百分之三十的士兵更是严重冻伤,这个时候还能继续战斗的士兵连三分之一都达不到,战斗力大打折扣。

按战后统计至战役结束,共牺牲了8016人,负伤14987人,冻伤28954人。而咱们的志愿军:20军歼敌共6600人,27军歼敌5065人、26军歼敌2200人、27军歼敌5065人,共计歼敌约14000人。据统计来看,美军的减员比远远超过志愿军和联军减员比。而从统计中看出,志愿军的减员人数主要集中在冻伤上。

其次,排兵布阵上的问题,未能真正实现兵力上的局部优势。9兵团在战斗打响时,只有20、27军在战场,26军作为预备队离预定位置70公里。美第10军有2个美军步兵师、1个海军陆战师,2个伪军师,共10万余人,和9兵团两个军人数相当,没有任何兵力上的优势,这与战略部署相悖。

虽说美联军的5个师比较散,但第9兵团为了能扩大战时规模,也战略性的将部队分散开来,同时将26军布置在离战场70公里处,导致了士兵们不能按时赶到下碣隅里,这点兵团司令宋时轮负有指挥责任。

第26军本来计划在12月3日赶到下碣隅里,可是军长张仁初却请求将时间改至4日零时。然而让人惊讶的是,张军长并没有去调动距离只有45公里的78师,而是命令离下碣隅里有70公里的88师,这种舍近求远的举动实在让人费解。

其实,正常的行军进程是可以按时赶到的,但是88师师长吴大林担心雪夜赶路存在,竟然白白浪费了15个小时。而后又因为时间不足,遭到美军围攻轰炸,等军队再赶到独秀峰时,已经是12月7日了,整整比预定时间晚了将近60个小时,为等26军,20军在冰天雪地中等待了一天。而美陆战1师于12月6日从下碣隅里逃走,实在令人惋惜,这点吴大林负有指挥责任。

还有,根据张仁初之子张保军的回忆,美军实力强悍,武器先进,且具有制空权,我军的一举一动都被看在眼里。为了及时到达前线战场,26军不得不冒险在白天行军,结果带来了大量损失,我方人员大量伤亡、炮兵团的炮被毁、辎重丢失或被毁。众所周知,这样的情况仗是没法打了。但是26军的战士们没有放弃,克服万难执行任务。上级还没有追究宋时轮的管理责任,宋时轮反而推诿下属作战不力,这显然是说不通的。

最后一个原因则是对敌方情况不了解。由于9兵团入朝时间较短,在长津湖战役以前,是没有与美军有过任何作战经历,对于敌方的认识,只来源于兄弟部队的经验。因此做出了美军不堪一击的错误判断。

上级到底有没有权利撤销部队番号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是不可能,军队的番号是毛主席在军改时特地派发给各军的,不要说仅作为一个兵团级的首长,宋时轮是没有权利撤掉一个军级部队的番号。

哪怕是兵团司令都不敢说有这样的权力,甚至是到了志愿军总司令员彭总的那里,也不可能凭自己一家之言就直接撤销掉一支军级部队的番号。撤番号这事是需要全体军委一起讨论,达成一致再决定,而不是某个人因一人之见,就可以拍板子的事情。

但是如果综合考虑到宋时轮的一生,我们就能明白,这是一时的冲动,也是一代儒将痛恨自己领导错误的方式。像这样数十年如一日忠于革命忠于党的名将若要因为一次失误就否定他的整个人生,这样显然是不太合理的。宋时轮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更是奉献的一生,他的名字是值得我们牢记与传颂的。

主营产品:木质型材,木质线材,塑料装饰板